昌平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出版方回应门罗作品蛮译质疑翻译很漫长

发布时间:2019-12-07 18:25:19 编辑:笔名

出版方回应“门罗作品蛮译”质疑:翻译很漫长

距离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宣布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为获奖者仅1个月时间,译林出版社推出的门罗作品系列中文版一套7本已经高调上市。值得注意的是,这7本短篇小说集均是首次在国内翻译出版的

,因此,络上不乏“时间太短是否蛮横翻译”的质疑声音。事实恰恰相反。日前从译林出版社了解到,这7本短篇小说集中,有些早在三四年前门罗还不为大多数中国读者所知时就已经译成。

“一慢一快”的戏剧转变间,是什么让一名成名数十年的海外文学大师,在我国经历了络文学式的一夜爆红?

翻译流程特别漫长

“不是蛮译,是慢译。”译者张小意回应翻译“太快”的质疑时说,出版方对译者非同一般的要求在选译者时就显现出来。为6本书选定3位译者花了差不多半年时间。

“重要标准是能够翻译诗歌的译者,因为门罗本人酷爱诗歌,她是华兹华斯迷,自己也写诗,她的小说语言有诗的节奏;其次,还要保证一名译者能接下两本书的工作量,这样可以保证译笔风格基调变化不大。”

另外,江苏人民出版社认为,零散地出版不成气势,一定要结集出来,而每位译者处境不同,时间无法保证,书的进展就拖了下来

,等到了2012年年初,6本书才翻译完。而后,为了能够整套书更加融合

,译者之间相互做二校工作。这又花了很多的时间。

精心还原门罗语言

门罗本人的文学品质也使译者放慢了速度。

另两本门罗短篇小说集《好女人的爱情》和《爱的进程》的译者殷杲这样说:“门罗的语言质朴到位,无甚花哨矫饰;底下潜流暗涌。这类文字像海面浮冰,看似清浅,实则内蕴深厚,译起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越译,越觉得这位作者的文字不可怠慢。也就不到20则故事,居然陆陆续续译了三四年。”

“译者的工作就是得把字面意思之下全部的冰山挖出来,敲个遍,给你展现还原的,还是水面上的冰山一角。”张小意说。她是动作快的,也花了近8个月时间完成《快乐影子之舞》和《幸福过了头》两本短篇小说集的翻译。那段日子,“每天起床睁开眼睛就是门罗,睡着前还是门罗,仔细看她的每个措辞,反复地推敲出表面之下的浓度来。”

翻译过程中,让她纠结的是一篇名为《温岭》的小说里引用了英国现代诗人霍思曼的《希罗普郡少年》的一段诗句。关于《希罗普郡少年》,国内现成的就有翻译家周熙良先生早年的译本,但译法比较古奥,张小意担心当代人读门罗的小说读到这里会感觉“穿越”,于是自己译了一个现代诗感觉的。她在两个版本之间纠结了半年之久

,定稿时,还是用了周老先生的译本。仅仅是一段引用的诗句,就花了这么多工夫考量。

“慢”里还带着点“拖”

但这份“慢”,也不全是合理的。在一些出版界人士看来,这里面还有一些“拖”的因素——或许是考虑到短篇小说的市场较萧条,或许是因为当时门罗的名字还不为读者所知,又或只是“诺奖”这贴催化剂还没到。今年10月,6本小说集行将付印之即,门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戏剧性的1幕出现,江苏人民出版社乃至不再是出版方,据译林出版社方面的解释,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考虑到专业分工等种种原因,决定由译林出版社担纲门罗作品集的出版”。

对此,殷杲评论道:“这个局面,应该说是皆大欢喜吧。只是,没想到一名成名数十年,获奖无数、白发苍苍的成熟大师,在东方古国还得经历这种从乏人知晓到一夜爆红的命运,难免让人忍俊不禁。” 本报首席 吴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