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上海有能力时间发现隔离MERS疫情上

2018-12-13 17:17:08

上海:有能力时间发现隔离MERS疫情|上海|MERS

中东呼吸综合征主要症状

中东呼吸综合征典型病例常呈现发热、咳嗽和气短等症状,在检查中经常发现肺炎表现。胃肠道症状,如腹泻等也有报道。

重症病例可导致呼吸衰竭,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内机械通气和支持治疗。部分病例可出现器官衰竭,尤其是肾衰竭和感染性休克。

该病毒似乎会导致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如老年人和伴有慢性病(如糖尿病、癌症和慢性肺部疾病)的人群发生更严重的疾病。

晨报 朱国荣 陈里予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通报,广东省惠州市出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确诊病例。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为韩国人,是韩国MERS病例的密切接触者,5月26日经香港入境广东省惠州市。目前患者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进行隔离治疗。

昨天,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关人士指出,已有证据表明,在与病例密切接触的家人和医护人员中可以发生有限的人传人,但病毒发生大规模暴发流行的可能性不大。虽然广东省惠州市出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但中东呼吸综合征可防可控。由于本市早已建立并完善突发传染性疾病的监测、防控体系,一旦发生输入性病例,有能力在时间内发现、隔离,也完全能够把疫情控制在小的范围。

与此同时,昨天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也表示,将根据国家总局统一安排,加强口岸监控。

另据新华社报道,广东省卫计委30日晚通报,我国首例韩国MERS患者目前症状仍以发热为主。密切接触者已由29日的38人增至47人。

据通报,该委29日发布的确诊病例现仍在惠州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自广东省卫计委5月29日发布寻找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同乘乘客公告后,已有9名乘客与疾控中心取得联系,目前正隔离观察。截至发稿时止,已追踪密切接触者47人,暂未出现不适。

病死率高于非典

但传播率比非典低

MERS究竟为何物?到底有多可怕?昨天,很多市民对这个首次听到的病毒感到陌生。在发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也时间在官方站上公布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相关知识问答。

昨天,就市民关心的热点问题采访了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知名感染专家卢洪洲教授,他明确表示,MERS虽然病死率高于非典,但是该病毒传播率却比非典低,而且可控可防,市民不必过度恐慌。

卢洪洲解释说,MERS是由 一 种 新 型 冠 状 病 毒(MERS-CoV)引起的病毒性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首次被发现。2013年5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疾病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该病毒首现于沙特,继而在中东其他国家及欧洲等地区蔓延。

感染源不完全清楚

尚无药物或疫苗

中东呼吸综合征可以人传人么?对此,专家们指出,该病毒可以人传人,但仅仅在有限的范围内。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似乎不大容易,除非有密切接触,如看护病人时未进行保护。在医院内集聚性病例中,人际间传播更容易,特别是感染预防与控制措施不足的时候。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有持续的社区内传播。

蝙蝠、骆驼、家畜是病毒的感染来源吗?目前全部的感染来源尚不完全清楚。但在埃及、卡塔尔和沙特的骆驼中分离到和人类病毒株相匹配的病毒株。很多研究已经在非洲和中东的骆驼中发现病毒抗体。人和骆驼的病毒基因序列数据表明两者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可能还存在其他宿主。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尚不完全明确,在中东地区的病例接触骆驼等动物传染源而感染的可能性大。

人类如何感染该病毒的?在国家卫计委官方站上公布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相关知识问答中特别提到,还未确切了解人类如何感染该病毒的。在某些情况下,病毒似乎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这常出现在家庭成员、病人和医护工作者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临床上尚无针对MERS的药物或疫苗。

世卫劝告

切莫恐慌

据新华社报道

韩国罹患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人数不断增加,中国广东省惠州市也证实出现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病例,令这一疾病受到广泛关注。

世界卫生组织29日表示,上述发现病例均与同一名前往中东地区的患病相关,尚没有出现持续性社区内人际传播。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就此在韩国实施旅行方面的限制。

MERS病毒未变异

世卫组织发言人克里斯蒂安·林德梅尔说:“(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没有异常表现,依旧是直接传播,并没有持续的人际间传播。所有病例均与前往中东的同一起患病病例相关。”

韩国首发病例、即“指示病例”患者是一名68岁男子,4月中旬去过巴林、沙特和阿联酋等中东国家,5月4日经仁川机场抵达韩国后出现呼吸病症状,20日被确诊为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他的妻子被确诊为韩国第二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另一名与首位患者同一病房的76岁男子随后感染该病,其余患者包括治疗确诊患者的医生和探视患者的子女。

不易人传亾

林德梅尔说,鉴于韩国境内并没有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持续性社区内人际传播,世界卫生组织还不推荐展开旅客筛查和出行限制方面的应对措施。

林德梅尔提及入境中国的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说,该男子已经在广东省惠州市医院隔离。

“我们了解到,他病情稳定,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林德梅尔说。

按他说法,香港追查了与这名患者有过接触的人员。“今天收集到的证明再次显示,(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似乎并不容易人传人,除非这些人有过密切接触。”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MERS-CoV)引起的病毒性呼吸道疾病。冠状病毒是一组能够导致人类和动物发病的病毒,常能够引起人类发生从普通感冒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多种疾病。

路透社援引世卫组织发言人林德梅尔的话报道,中东呼吸综合征2012年在沙特出现首例病例以来,已有1135例确诊病例,其中死亡病例至少427例。

韩国人担忧:MERS或变异

晨述

据韩国卫生当局30日消息,在韩国接受隔离观察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疑似患者M某(49岁)当天被确诊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至此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确诊患者增至13人。

M某是韩国第12例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的丈夫。据卫生当局介绍,M某也被首例患者A某(68岁)感染。本月日,M某为探望妻子前往B医院,21日出现了发烧等症状,一直在B医院住院治疗,目前已送往被韩国政府指定为中东呼吸综合征定点医院接受隔离。

卫生当局认为,新增患者均被首例患者A某感染。A某11日出现症状,20日被确诊,其间肺炎等呼吸道症状严重,该时期正是病毒传染力强的时期。从卫生当局的分析资料来看,被二次传染的患者都在日和A某有过个小时的接触。

不排除病毒变异可能

韩国本月20日发现了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疑似病例后,病疫当局解释说“MERS的传染性非常低”,并乐观地表示,与患者亲密接触的医疗团队及家人64人已被隔离在家中,所以不会大范围传染。也就是说,被骆驼传染的患者(一次传染者)再传染给人(二次传染)的情况还不到一人。但是,韩国患者到昨天已经增至13人,因此民众担忧认为,是不是这期间MERS病毒已经扩大或发生了遗传变异。

韩国首例患者(68岁)经过了巴林、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四国,在农场等地与骆驼接触的可能性比较大。与该传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其妻子、同一病房的患者及其家人、医疗团队等7人分别被传染。剩下的4人与首例患者曾在医院同住一层。也就是说,有10余人被一人给传染了。首尔大学医学院BORAMAE医院传染内科方志焕(音)教授表示:“现在处于任何人都无法预测的紧急情况,例患者可被认为是‘超级传播者’,这在其他国家是很罕见的。”

那么传染性如此强的原因是什么?方志焕指出:“MERS冠状病毒本身就经常变化,所以病毒变异的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也就是说,可能是发生变异后变成了“更加厉害的病毒”。韩国疾病管理本部部长梁炳国表示:“要想比较两大病毒的遗传序列,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所以只比较了一部分,结果发现是一致的。”但专家们指出,只从部分很难判断两种病毒是否一致。首尔大学传染内科教授吴明燉说:“需要确认遗传序列的关键部分,只根据部分的判断是不可能的。”

医生诊疗5分钟被传染

MERS在中东的致死率为40%,是过去新型感染病中致死率较高的禽流感(AI)、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四倍。

吴明燉教授表示:“韩国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病毒主要传染给了免疫力弱的医病患者,所以传染性比较高。”

传染所需要的患者接触时间也比初期说明的要短很多,这也证明了MERS在增强。疾病管理本部21日解释说,“与患者在两米内接触1小时以上才有可能被传染”,但是却发生了多个少于这个接触时间被传染的情况。第五例被传染者是医生(50岁),他对传染患者进行了5分钟的诊疗。与首例患者病房相邻的4名患者也被传染。梁炳国说:“第六例患者在15日入院前在检查室与例患者碰面了。”可见“2米、1小时”这一传染标准也不太具有说服力。

隔离人数增至127亾

韩国疾病管理本部29日表示,与名患者同住一栋病房楼的3名患者和负责为其治疗的护士(46岁)已经确诊。同一病房的3名患者都是与名患者同住一个病房同一层不同病房的患者,分别是一名56岁的男性,一名79岁和一名49岁的女性。韩国疾病本部还未掌握三人的确切感染渠道。

在此之前出差前往中国广东省的44岁男性也已被确认感染MERS,成为第十名确诊的患者。疾病本部拿到与该患者同城一架飞机的163名乘客(85名韩国人,78名外国人)名单后,将其中26人列入密切接触名单,计划将他们隔离到仁川机场检疫所观察处理。此外,该患者的妻子、与其接触过的医生、公司同事和机场员工等38人也已被隔离。这样一来,隔离人数从刚出现MERS患者时的64名增加至127名。

他为什么能到广东?

据新华社首尔5月30日电

26日进入广东省惠州市的一名韩国人已被确诊为中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这位曾在韩国密切接触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并已出现发烧症状者,是怎样脱离韩方监控来华的呢?这一疑问在韩国社会引发强烈关注。

刻意隐瞒“密切接触”

当这名患者在广东惠州被隔离治疗后,便有韩国媒体指责这一男子强行出国将病情扩散到中国极不负。这名患者的妻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她丈夫的工作十分繁忙,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差。

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在5月28日的通报中承认,在初期流行病学调查中并未将该男子列入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并进行隔离观察。但韩方同时认为,该男子刻意隐瞒“密切接触”经过,导致事态扩大。

这名发言人解释说,在初期流行病学调查中,这名男子并未说明其在5月16日探望过后来被证实患有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父亲。他在5月19日开始发烧后和22日在某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时,并未向医生说明自己曾密切接触过确诊患者,并且是确诊患者的家属。事实上,其父亲在20日就已被确诊为韩国第三例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

5月25日这名男子第二次接受治疗时仍然否认其父亲为确诊患者,而且也未听从医生劝其取消出差计划的建议。与此同时,当事医生25日了解到该男子有中东呼吸综合征密切接触史后也未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一直拖延到该男子出国后的27日才向其所在地区保健部门报告。这些消极应对的做法,使得这名男患者摆脱了韩国医疗和防疫部门的监管。

管理漏洞致疫情扩散

韩国保健福祉部发言人表示,这是韩国首次发现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因此遇到了许多困难。该部门承认其防疫系统出现漏洞,全在防疫当局。

疫情迅速蔓延使韩国政府的疫情应急处置能力备受韩国社会指责。5月29日,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就政府部门未能充分准备好应急对策导致事态扩大公开道歉。

韩国《中央》评论说,这名赴华韩国男子曾去医院探望了身为确诊患者的父亲,却未被列入隔离对象,负有报告义务的医疗人员也没有及时报告疫情,这些管理上的漏洞导致疫情不断扩散。还有韩国友称,这名韩国男子不顾劝告,强行出国还将疾病传染到中国,令韩国人蒙羞。

(原标题:“MERS”来了也莫慌:上海有能力时间内发现隔离)

蒸汽清洗机
烤鸭培训
垃圾桶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