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混沌眼 第五章-战个痛快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4:04 编辑:笔名

混沌眼 第五章:战个痛快

之后的一切我浑然不知,只是我好像被四个人环绕着,然后接受着一次如沐春风而又光辉神圣的洗礼。

十年了,我一直在沉睡,你是否会为我感到可怜呢?沉睡后又是沉睡,我不甘心啊!那又能怎样呢?

第十一年...我醒了,然而我的能力却没有一点儿了,我的性格也不像以前那么桀骜不驯了,现在是个活泼的小屁孩,不过11岁了,我1米7多了,便被直接送到附近的中学的初一去了。

办理完一系列的复杂手续,我再等1个月就该去上学了。

在这一个月里,我努力吃着零食,希望自己变得胖一点儿,毕竟自己才30公斤出头,一天一百块的食品:巧克力、牛肉干、甜糕...还喝迪力饮料。

那叫一个舒服,可是一个月后,会发生一次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我就要面临地狱的折磨了。

一个月后...

我接受洗礼之后就变得天真无邪,智商超常。

所以,我高高兴兴地跑到班里,眼看到了斗殴事件。

“八嘎!找死啊!名字报上来,单挑群挑?”此时的少年正在虐打另一个少年。

“记住!我叫冯震霄!”说着那少年不知哪里来的劲儿,一拳把另一人抡翻在地,然后骑在他身上发泄。

“给我下来!冯震霄!”

更/?新A快上{

“哼,刚刚要挟我,继续啊?!”

“我数三声!one!”冯震霄又一拳打在少年头上,说了个two“啊!来人啊!把这小杂碎打死。”少年说完就上来一群人:“老大!收拾他?”“废话!快点!”

噗嗤噗嗤,冯震霄被打倒在地,之后一群人肆意践踏着他的身躯,他的灵魂也被践踏了,这是人的尊严,只是现在没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孩子啊~唉:-(,开学天就被打了一顿~”几个女生在旁边叽叽喳喳,“不过是那个人带头闹事的!”一个体型比较彪悍的女生指着那个少年说。

“指个屁啊,没见过帅哥吗?”这货居然拨了下头发潇洒到。

“你!!”彪悍女生气得满脸涨红。

少年不再理会她,而是开始践踏他。然而我的天性也是被勾发了,看到一群人欺负一个人,就忍不住想上去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我甩掉书包想:来吧!战个痛快!

教室挺大,几百平米,比现在好多了。

我迅速的俯下身子,冲到人群里,直接分分钟给那群人挠了挠痒。冯震霄看到我这样,直接说:“你快走,不管你的事儿!”又被一脚践踏,我也被摁倒在地,发出呻吟:“嗷呜~~~”

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临在死亡的边界线,毕竟我对死亡的认知还太浅了。

正当我们被受虐,感到无奈和仇恨还有女生的羞辱时,门瞬间被推开。那一刻,真的,我见到了我那一刻的潇洒哥,当时的楼层老大:陆毅。

“干什么呢!这层楼是我的领地,还不滚!”

“是是是!”一群犯二少年立马站起来或者穿上衣服跑掉。

陆毅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可能他真的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吧。

事后,我们就开始军训了,我和冯震霄总是一起跑着,走着,站着,坐着。

到了中午,我们走进食堂,坐在一个饭桌,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饭,我们之间的隔膜好像也在慢慢地消失,化为乌有。渐渐地,我们的话越来越多,吃饭时大部分时间是在聊天。

“哟呵,两个小屁孩,在吃饭呢,我说过,下午来打架,叫够人,记住,我叫刘叶榛!”说完直接走了。

“怎么办呢?霄?”“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去,否则明天早上又要在班里出丑了。”

就这样,我们愉快地决定,去!

吃完了饭呢,又休息了一会儿,别人不是睡觉玩吃零食看书就是恶搞,我和他却聊了起来。

后来他告诉我一件事儿,就是因为那件事儿,他才变得有些沧桑,他的心里还有一股仇恨尚未消潜:地下杀手组织的杀手魅影成为了自己的杀父仇人,他很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个能力保护自己一生中重要的人。他现在就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了。

然后我又对他说:“别难过!我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你跟我比,又算的了什么?”

“可是我的父亲养我七年,七年啊!有多少沉年旧事?又有多少情啊?你不会理解的!”他含泪说道,尽管泪水里夹着一丝坚强,却依然会被仇恨湮灭。

“既然这样,我们就结为生死兄弟吧?”

“好。”他立马拭去了自己的泪痕,留下了沧桑,更多的是感到温暖,他没有太多朋友,因为他的身世所导致。

“不求同一时生,只求同一时死!今日金兰结义,为求幸福!”我们俩激动得在操场喊到。

我相信这一时无论谁都会被触动吧?只是一些铁石心肠的人。

军训完了,放学了,我们如约而至,到了约定的地方,喊了声刘叶榛。

嗖的一下,他们全部从二楼跳了下来。和我们打了起来,我想不用说,七个人打我们俩人,有什么胜算?

我们早就已经做好坏的打算,可是结果没想到更坏。

他们让我们跪下求饶

,然后喊他们爷。

我们有些不知所措,可我们愈是不从,他们愈是更有征服力,直接把我们打趴下,然后狠狠地对我们说:“你们谁先跪啊?不跪休怪我们无情!”另外几个人也附和起来。

我们都不开口,可是!他们把冯震霄打的惨叫,他就算意志力再怎么坚韧不拔,可惜肉体上的刺痛不是凡夫俗子能够容忍的。

“你们知道我平生看不过什么吗?就是你们这种下滥小人!”我泪水飚纵,声音如雷鸣一样深沉。

他们楞了一会儿,又说:“你以为你谁啊?垃圾!”

我是真的愤怒了,直接站起来,左手上萦绕这一团红色烟雾,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可我知道利用它,因为它肯定是有巨大的力量的!

我直拳一过去,立即轰趴一人,还没等那群人反应过来,又是一拳,我的右拳居然也这么有力,可以说四肢力量都很大,可是还属左手力量。

十几秒后,刘叶榛他们全部悄悄,跪下求饶。

我和冯震霄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屁股吐了口痰就走了。

我们徜徉在夕阳下,彼此感受温暖,又徘徊在简陋的小巷里,享受着清闲,我们的心境仿佛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