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笔尖彩礼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25:46 编辑:笔名

在黄土高原的一个角落里,过去人们只知道一年一场风。可近几年,那儿流行一种骇人听闻的新鲜事。  刘老师在栁沟村小学当了一辈子的民办教师,他从来没有风光过,但近几年他感到得意的事是上天赐予他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尤其那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当今的社会就是他的三块宝,谁见谁羡慕。  二十年前,刘老师每月工资才四十八元。老婆一连生了三个女儿,这让他很失望。信息封闭的山村,封建传统观念男娃子是块宝,女娃子是根草,养儿防老,女儿迟早是别人家的人,没指望。于是他下定决心再生一个儿子。苍天有眼,终于让刘老师如愿以偿。第四个孩子是儿子,他高兴极了,心里祈祷着刘家总算有人继承香火,传宗接代了。儿子一出生,一向沉默寡言的刘老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眉开眼笑,见人就开始夸奖自家儿子长得虎头虎脑,长大肯定有出息。对三个女儿他从来没有好眼色,因此三个女儿在父亲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缩头缩脑,战战兢兢,大老远看见父亲便仓皇而逃。  这几年,刘老师的三个女儿出落得一个比一个水灵。常言道:“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已大学毕业在山村当老师,三女儿不好好读书外出打工了。对这三个女儿,刘老师心里的算盘可是打得叮当响。村里人一见到刘老师便说道:“老刘呀,你已有上百万元握在手里,还去上班干嘛。三个女儿就是摇钱树,按照我们当地的行规,上班的女儿出嫁时的彩礼在二十万元左右,没工作的女儿彩礼在三十万元左右,你可发大财了。”每当刘老师听到这些话,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大女儿性格内向,腼腆,上班两年了还没有合适的对象带回家。二女儿一参加工作就把对象带回了家,让父亲面试。刘老师看到眼前这个男孩子当女婿还不错,五官清秀,说话通情达理,是很厚道朴实的农家子弟。于是他便同意二人交往。该到二女儿谈婚论嫁之时,刘老师把女儿和准女婿叫到自己跟前先对女儿说:“孩子,你的眼光不错,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觉得你挑选的这个女婿娃很实在,把你交给他我放心了。”  接着又对准女婿说:“我看见你对我女儿是一心一意的,以后的日子要你们自己过。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彩礼二十六万,你回家和父母好好商量商量。”  准女婿听到这个数字一下子蒙了,半天没回过神来。二女儿也被这个数字惊呆了,她看着父亲一句话也说不出。刘老师看了看两个面面相觑的傻瓜,扬长而去。  准女婿这才说道:“你回头跟你爸说说,我们一起的同事结婚彩礼都是十二三万,这个数字对于我来说就是逼上梁山还能承受,二十六万我们家真的没办法。你又清楚,我在县城按揭买了套房子,二十年才能还清。再加之二十六万的彩礼,那我们俩半辈子都得在还债中度过。你愿意吗?”  二女儿一肚子的委屈,带着哭腔道:“我爸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认定的事,我怎么说也没用。哎……”  过了几天,二女儿看见父亲高兴之时便说道:“爸,前几天说的那事儿,彩礼能不能再考虑考虑,他家的情况我以前已经对你说过了,二十六万太多了,我可是你女儿呀,那以后日子怎么过吗?”  刘老师脸色大变,呵斥女儿道:“我养了你二十四年,供你吃喝穿,供你上大学,花了我不少钱。你倒好,胳膊肘往外拐,真是女大不中用啊!我一分也不少,愿意就行,不愿意就拉倒,家庭情况好的有的是……”  从小看着父亲脸色长大的女儿,被父亲这么劈头盖面一骂,只知道蒙头大哭。婚事就这样又拖了半年。准女婿向所有亲戚东借西借,银行贷款终于凑足了二十六万,才来到女方家里提亲。刘老师看着桌子上的一座小红山,从未有过的成就感便油然而生。二女儿出嫁当天,由于女婿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所以新楼房没办法装修,只能在农村父母的土屋中结婚。  刘老师要了二十六万彩礼的事很快在村里村外传开了,没工作的山里人认为这很正常,在这地方女孩子就值这个价,没工作的山里女孩还有三十八万的呢。但对于刚参加工作的农家子弟来说,在县城买套房得四五十万,再娶个媳妇,这不得八十万吗,结婚后两口子省吃俭用得还大半辈子的债,亚历山大的日子不好过。可刘老师才不管这些,他已经开始盘算着大女儿何时结婚,彩礼也不能少于二女儿。  大女儿文静善良,喜欢她的男孩子也不少。但一想到刘老师要的彩礼实在太高了,一个个都打了退堂鼓。大女儿办公室有一位小伙子,人不错,正好没对象。同事们在一起经常撮合他们二位,大女儿好像很中意,但那小伙子对同事们说:“大女儿是个好姑娘,万一刘老师一张口彩礼二十几万,没商量的余地那可怎么办?我一分钱都没有,父母外出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如果刘老师像其他同事一样要个十二三万,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大女儿娶进门。”这话不知怎么的传到了刘老师的耳朵里,刘老师很不愉快。他心想:我把女儿养大,供女儿上大学,容易吗,我不可能把女儿白送给人家。我的女儿是老师,不怕没人要。大女儿就这样快成剩女了。  三女儿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刘老师对三女儿下达了命令:你常年在外打工,不管你以后花落谁家,家乡还是外地我都不干涉,我只要彩礼三十万。三女儿一听吓呆了,心里想:老爸,你真认为你女儿是块宝。三十万说出去别人都想不通。我们老家那地方穷的可怜,你还要那么多钱,让我蹲一辈子树枝吗?我如果嫁到外地,谁敢要,一听这数字还不把人吓跑了。三女儿在工作之余,讲老家彩礼的事给同事们解闷。她一块儿的同伴都来自天南海北,听到彩礼这么多,一个个惊叹不已。他们认为这真是天下奇闻,世界之大,还是次听说这么要彩礼的。他们便对三女儿说:“这都啥年代了,你们老家那啥鬼地方,纯粹是卖女儿。儿子是宝,女儿就不是人呐,彩礼要那么多,女儿沿街乞讨,父母能心安理得吗。你在外地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先结婚再告诉家里人得了。”三女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说得倒轻松,我如果这样做了,我以后将别无选择,我将失去我的亲人,失去我的依靠……”  大伙儿一阵沉默,同情地说道:“那你只能等着当剩女了,我们可怜的人啊!”  刘老师自二女儿出嫁以后,他的心愿就是尽快把大女儿和三女儿嫁出去。至于儿子嘛,已经被他们宠坏了,不好好读书,初中毕业就外出闯荡江湖了。父母说什么,他才不管呢。这几年刘老师被儿子也没少折腾,但他拿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儿子才二十出头,但由于涉足社会的早,所以他的成熟,老练没的说。他过年之前在电话里告诉父亲,他过年会带女朋友回家,女的是老家附近的人,让父亲准备足彩礼钱。刘老师一听儿子要带女朋友回家高兴极了,急忙让两个女儿帮老婆打扫屋子,粉刷墙壁,换洗床单被套,准备吃的用的东西。等一切就绪之后,儿子带着女朋友来了,一进门,刘老师就有点不高兴了,但在儿子面前只能强作笑颜。因为他看见那女孩的头上好像顶着一块花布似的,怎么一绺儿红,一绺儿绿,一绺儿紫,一绺儿黄的。再看看那脸抹了一层又一层,画了一圈又一圈,刘老师真想知道她的真面目。再瞧瞧那身材,瘦的像竹竿似的,哪里还经得起大风的折腾。这不是他满意的儿媳妇,儿子却把她视为珍宝,寸步不离,爱护有加。等女孩回家去了,刘老师便对儿子说:“宝贝,你年龄还小,你两个姐姐还都没出嫁呢,过两年说不定你会遇到更合适的对象。依我看,这个不行……”  还没等父亲把话说完,儿子怒吼道:“怎么就不行,是我找对象,我喜欢就行,管你什么事。再说呢,和我一样大的同伴们订婚的订婚,结婚的结婚,我怎么就小呢?”  刘老师一看儿子那样子,像是要吃了自己似的,就再也没说什么。春节就这样糊里糊涂过去了,儿子和那女孩一起又外出打工了。  夏日的一个黄昏,刘老师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儿子在那边说道:“爸,下个月的今天我要回家来和那女孩订婚,她们家没啥要求,条件只有一个,彩礼三十五万。你就尽快准备好钱吧。”刘老师以为自己听错了,继续追问道:“什么,三十五万,你没搞错吧。”  “就三十五万,她爸说了一分不少。”  “儿子,这也太多了吧,我一辈子也没有那么多积蓄。”  “我二姐彩礼不是二十六万吗,缺的九万你想办法,反正我结婚时你再给我在县城买一套房子。我一分钱都没有,你看着办。”  “什么,什么,还要买房子。那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彩礼加房子八十万,天文数字,我两辈子都还不清。”  “我不是还有两个姐吗,你怕什么,记好了下个月的今天。”  “你——你——你这个败家子……”  还没等刘老师把话说完,那边已经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  挂断电话,刘老师扶着墙根,就近坐在屋檐下,拿出烟一支接着一支抽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月亮已经挂上了树梢。他抬头望着那轮明月,心里翻江倒海的,什么滋味都有。刚才儿子对他提出的要求,他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办到。拿出二女儿的彩礼,还缺九万,他一生的积蓄只有五万,剩下的四万上哪儿去找。在这方圆几十里,他还是家庭富裕户,其他的村民们靠打工维持生计,挣钱极不容易。他为了儿子的婚事怎么向困难的亲戚张口借钱,银行贷款也要保证人和抵押呀。这可怎么办呢?  在为钱发愁的同时,刘老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二女儿。想当时女儿出嫁,他向原本很穷并有房债的女婿要了那么多彩礼,女婿想尽一切办法一分也不少的把钱给了他。可现在女儿过得什么日子,没见她买过一件衣服,没见她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这不都是为了还账吗。想起大街上开车而过的和女儿一般的同龄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是自己卖了女儿,让女儿过得这么艰辛。大女儿和三女儿眼看就要成剩女了,自己在书本里走了一辈子,怎么就没有走出这误局呢?  夜空中的那轮明月渐渐地向山头隐去,刘老师心里想:下个月的今晚会有如水的月光吗?   共 37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护理阴茎的有效措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上一篇:梦缘1

下一篇:情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