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你的长发谁的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06:58 编辑:笔名

又是周末,我依然像从前一样,带着理发工具,来到江边。七月,N城已经是流云似火,唯有江边,因为不时有温凉的风从水上吹过,显得不是那么燥热。所以,周末的江边,早已游人如织。  我找了块空地,支开随身携带的小凳,放好理发工具,坐在那里,看着远处江水里嬉戏的人群,坐等顾客上门。其实,有没有顾客,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三年了,我已经成了N城里的美发师,说句毫不夸张的话,N城里稍有身份地位的人物都愿意拿着钞票排着队等我为他们服务。面对他们不输粉丝一样的热情,我也愿意尽心尽力的为他们设计适合的发型。但,不管工作多忙,我却从不把周末计入在内。周末,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或者说,是属于我和心中的那个她的。  “小师傅,请问,你在这儿理发多久了,见没见过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她曾经有一头非常漂亮,非常迷人的长发?”一个差不多有四十岁的男人,走到我面前,沉声发问。  “我在这里三年了,见过很多三十多岁的女子,很多人都有漂亮而迷人的长发。”面上虽然处变不惊,但我的心里却早已波涛翻涌,虽然这是我次看见这个男子,但我相信,他所说的她,也正是我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她。  “对不起,小师傅,是我没说清楚。这个女子,是我的妻子,她有一头及膝长发,浓密,靓丽,可是,可是三年前,她剪去了自己心爱的长发。你见过这样一个女人吗?”也许男人听到我说在这里三年了,竟然很急切的追问起来,态度也变得谦恭。  原来,原来真的是她,她,竟然还是成了人家的妻子。我心中怆然。心心念念,想了她三年,三年都没有消息,今日得到消息,竟然是已为人妻。我不禁苦笑,世界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有缘相逢无缘相守吗?    三年前,我刚刚学完发型设计,在N城一家规模不大的理发店工作。那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从早上开始,店里的生意就不是很好。看着隔壁鲜花店里络绎不绝的买花人,老板的脸阴得能拧出水来。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才开始有三三两两的顾客进来。结果一个女人不知道吃错了哪副药,竟然说不满意我为她设计的发型,而大吵了起来,还扬言要老板一定炒了我。尽管人人都看得出,那女子是在无事生非,可是顾客就是金钱,金钱就是上帝。老板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道歉,要么走人。  其实,我真的很想留住那份来之不易的饭碗,可是我无法道歉,那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那天,我拿了属于自己的理发用具,一个人,走开。我不知道去往哪里。我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在哪里。就那样漫无边际的一路向前走着,走着……  当我惊觉的时候,已经来到江边。那天的江风也很凉。那天的江边也有很多人。我避开人群,一个人坐在沙滩上,默默的看着远方,江水微澜,如我此时的心境。  一个女子走过我面前,我没有多看一眼。因为我知道,无论是谁,都与我无关。可是很快的,那个女子,又返身走了回来。她站在我面前,定定的看着,不说话,直到我不得不抬头,用探询的眼神看着她。她才开口,“你是理发的吗?”说着,还不忘瞥一眼我放在地下的理发工具,那里有几把剪刀,推子,不同用途的梳子,都放在一个包包里,此刻那包包正散开在地上。  我无言地点点头。女人便又盯着我看,然后说,“你可以帮我剪剪头发吗?”  我抬头,仔细打量着她:她的皮肤光滑细腻,一头青丝高高挽起,在头顶盘了个很好看的堕马髻。她的脸很白,衬得她的眼睛更黑,大大的,却含着一层水雾般的轻愁。我很奇怪,现下的女子懂得盘头的也许很多,但能把堕马髻盘成这般美丽的却绝不多见,显然,她对自己的头发应该是十分珍爱的。  女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却不做任何解释,只站在那里,用手轻轻将满头青丝垂放下来。霎时,我被女人美艳的长发惊呆了。我学过三年的专业发型设计,几乎可以说见识过各种发质的头发,但女人的头发仍然让我惊艳。那头发很长,已经垂到了女子的膝下;那头发很黑,就像一匹黑色的绸缎;那头发很亮,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让人耀目的光。我毫不怀疑,自己看着那头黑发的眼光是艳羡而贪婪的,因为我是专业的,我懂得这头秀发的价值。  女人看着我,目光坦然而坚定,“帮我剪了她们,好吗?”犹豫着,我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么美的秀发,为什么要剪了?你不觉得可惜吗?也许,你会后悔的。”“不会。听没听说过一个故事,叫长发为君留?”我摇摇头,但我想,我能猜到故事的大概。女人微笑,“这样好吧,你为我剪头发,我给你讲故事。”    我站起身,仔细审视着女人,包括她穿的衣服,她的身材,脸型,肤色,五官等等。女人大概被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脸微微有些红。为了消除她的窘迫,我绕到她身后,将她的一头秀发编成一根长长的大辫子,一边在心里暗暗揣摩什么样的发型适合她的气质,她的风格。等到辫子编好,我心里已经有了很完美的方案。在拿起剪刀的那一瞬间,我又问了一句,“你真的决定了,不后悔?”女人咯咯的笑起来,“你怎么罗嗦的像个老太婆?”“因为我怕你会后悔。”说完这一句,其实,我有点后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唐突了。女人却并未介意,“剪吧。我们萍水相逢,就算后悔,我也找不到你是不是?”女人说着,又咯咯的笑起来,然后说,“我很确定,我不会后悔的。”声音很笃定很平和,却没有了刚才的畅快。  我不再犹豫,拿起剪刀,对着辫子的根部果断的剪了下去。我将剪断的辫子轻轻放到我的包包上,然后按照刚才设计好的发型开始为她修剪剩下的短发。女人的发质很好,粗而且浓密。这样即便没有吹风机,也可以将头发弄出很好的造型。  经过一番仔细而审慎的修理,我把镜子拿给她看,镜子里的她一头短发,虽然比刚才少了一丝妩媚,却平添了几许干练与飒爽。女人显然很满意,放下镜子,转身给我一个明朗的微笑,然后朝我伸出了手。我以为她是急着要回自己的长发,便弯腰从包上拿起来,递了过去。哪知,她的脸微微一红,却没有接。我这才想到,原来她只是想跟我握手而已。于是,匆匆将辫子交到左手,赶忙用右手握住她的纤纤玉指。她的手很柔软,许是在江边呆的久了,手有点凉凉的,一时间,我竟有点不舍得放开。女人的脸更加的红,轻轻低下头。“今天真是谢谢你,我终于可以重头开始了。”  我恍惚的失神之后,慌忙放开了她的手,我不希望她觉得我是那种随便唐突佳人的轻薄男子。我重又将辫子递给她。她却轻轻摇了摇头,“剪掉了,就不再属于我了。如果你不嫌弃,就留下做个纪念吧。”我满心窃喜,生怕她忽然改变主意,却不得不走走场面,“我把电话留给你,什么时候你想要了,再跟我联系。”说着,我便去包包里拿纸和笔。“不用了,有缘自然会再相遇。”女人说完,冲我招了招手,就离开了。我目送她的背影一直消失在江边,我能感觉到,她的心情比来时要欢快很多。  匆匆收拾好理发用具,将那根长长的辫子小心的放到包包里,我便也离开了江边。因为一时没有找到工作,接下来的几天,我仍然每天都会到江边坐坐,顺便也帮有需要的人理理发,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也够我每天的饭钱。我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仍然很努力的去找工作,但机遇似乎并不青睐于我,而我内心渴望的与那个女子再次重逢的想法也一直没能实现。    有很多次,我想过要放弃理发师这个我所钟爱的职业,但每次看见那根被我小心珍藏的辫子,我就又有了坚持的理由。我知道,如果我能够与她重逢,那这条辫子是不可或缺的媒介。  有人说,绝处逢生,也有人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想我就属于那样的情形吧。在我经历过无数次失望,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希望就在前面招手了。N城联合其他四城市的美容美发大赛开始了,为了验证自己是否真的有这方面的天赋,我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经过历时两个月的层层选拔,我终于在众多的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了发型设计一等奖,这个奖项对于几乎就要穷困潦倒的我来说,真无异于雪中送炭,沉甸甸的奖杯,丰厚的奖金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都随之而来,可是,我还是没有等到我想要等的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美中不足,或者,也可以说我是贪心不足吧。但,我真的很想再见到她,我希望她重新开始的生活里可以有我。  也许是我长久的沉默让男人揣摩出了端倪,也许是他从我脸上瞬息万变的神态中发现了什么,男人很突然的就跪在了我的脚边,让我很是吃了一惊。  “小兄弟,求求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剪了她的辫子,请你把她的辫子还给我!”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头深深的低下去,看样子我若不拉着他,他是会真的磕到地上的,我当然不能允许他那么做,于是,我顺手拉起他。  “我是遇到过一个女人,剪过她的长辫子,可是你若想要,总需给个理由吧。”我淡淡的说,一个男人为了一条辫子而下跪,总会有些故事的吧,我想我的心此刻是有些被触动了。  “好的,好的,我会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理由。”听到我这么说,男人立时变得很兴奋。不管我的反应,就自顾自的讲开了:    她叫盈,哦,就是你见过的那个女人,她是我妻子。比我小两岁,我们是同一所大学的,我比她高一个年级。在她们新生入学的时候,我是负责接站的,那时候就认识她并且喜欢上她了。后来,我们跟所有大学同学一样确立了恋爱关系,不同的是,很多人都是毕业就分手了,而我们很幸福的结合了。我去了市政府上班,她毕业后就去了外企。按说,我们这样的家庭,在政治上我有一定的影响力,在经济上她有一定的实力,应该是很幸福的。可事实上,并不尽然。因为她在外企工作,不能有很多时间陪我,而我在一次工作之后的应酬上认识了一个叫清的女孩儿。说到这儿,他的脸有些红,不过毕竟是官场上打滚的人,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  你也知道,现在的男人,谁没有逢场作戏的时候,呃,我这样说并不是想为自己开脱,而是我开始的确是想着逢场作戏的,不过后来,后来就变了。我开始跟那个女孩儿交往,很用心的交往。但是,我没打算离婚,真的,我不想离婚,我心里还是喜欢盈的。可是,终盈还是选择了离开。我们没有吵也没有闹,就那么去了民政局办了手续,红本就变成了绿本。  虽然我也有遗憾,但我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盈走了,我还有清。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清不过是个诱饵。当我没能按照清转达的她们单位领导的意思去做的时候,他们立刻向纪委举报了我。其实,我只拿了他们很少的一点钱,你也知道,政府是清水衙门,有几个没有灰色收入的呢,但问题既然反应到了纪委,纪委是一定要查的。结果,我被双规,开除公职,被判了一年,而清也彻底断绝了与我的一切联系。不过就算他不跟我断了,我知道她是有目的的接触我,我也会跟他断了的。说到这里,我能看见男人眼中有些忿恨的样子。  这次的事,对我的打击很大。开除公职,还坐了牢,不但政治生命走到了头,我的一生也就算毁了。那段日子,我很消沉,有几次,我都想到了自杀。说到自杀,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男人心里的沉重,我想,经过这一次,他会懂得珍惜。  后来,监狱的狱警,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盈,就是我的前妻。在那一年里,盈每个月去看我,正是她陪我度过了人生灰暗的时候。一年后,我出狱了。我满心欢喜的找到盈,我说我们重归于好吧。可是,盈却说一切已经不可能了。我不死心,我告诉她,我错了,但是但是我会改,我会像个男人一样的站起来,请她给我一次机会。这两年,我努力的赚钱,努力像个男人样的活着,可是盈仍然不愿意接受我,她说,除非我能找到她的秀发,找到她的辫子,她才会再接受我。    男人的故事说完了,然后定定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眼里似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乞求,却更多几分坚定。我相信男人是真心的悔悟了,我也相信他现在可以真的像个男人一样的活着。于是,我拍了拍他的肩头说,你的故事说完了,下面听听我给你讲个故事。男人很诧异的看着我说,你也有故事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只管听着吧。我的故事叫长发为谁留,看了男人一眼,我开始了我的叙述。    曾经有个女孩儿,我们暂且也叫她莹吧,晶莹的莹,因为她的确有一颗水晶一般晶莹的心。女孩儿很小的时候,她家的隔壁住着一个哥哥。哥哥很照顾她,她也很依赖哥哥。两个人一起玩,一起闹,有好东西两个人一起吃,犯了错两个人也一起受罚。那时候,男孩儿很喜欢揪着女孩儿的小辫子,说她是黄毛丫头,女孩儿的头发那时候的确很少也很黄。可是女孩儿不肯承认,非说是因为男孩儿揪了她的头发,头发才变少的。男孩儿便发誓说,只要你能长出又浓又黑的头发,我就再也不揪你的小辫子了。说到这儿的时候,我故意停顿了一下,偷眼看看身边的男人,我发现他的眼神变得迷离,似乎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于是,我继续我的讲述。   共 61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上一篇:友情亲情1

下一篇:伤心小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