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前世的期盼今生的爱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3:25 编辑:笔名

2006年11月22日,雨。“无边丝雨细如愁”,一连好几天了,这雨怎么还不停?一直这样不觉得厌倦吗?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忧郁阴沉。我本是乐观快乐的女子,可是为什么又是从什么时候起我被一种莫名的心烦意乱纠缠,难道只因为日子一个个像被复制出的,平淡乏味却又飞逝而心中隐隐浮现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就是从邂逅了那样一个梦,遭遇那样一个名字:柯语凡开始吗?  那是今年9月的某天发生的事了。不知道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梦,那名字又是那样明晰,虽然发生的事情我完全记不得,但是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一个叫柯语凡的男子和我之间荡气回肠、动人心魄的故事,满满都是温馨和甜蜜。而从那以后,在我的内心深处奇怪地绽放一支特别的花朵:这个世上有他吗?这会不会是我前世的爱恋、今生的期盼?  寻找语凡,我为自己脑中能闪出这样一个词激动和欣喜。时光像流水一样不着痕迹地远去,两个月转瞬即逝。我依然过着5天8小时平凡的上班族生活。我别无选择,因为我活在这世上。5点下班后我像往常一样匆匆往家赶,冬天的傍晚是如此阴晦。何况还弥漫着无边的雨,我又没带伞。我在雨中奔跑,穿过茫茫雨帘,不一会儿,我的身上、脸上已爬满冰冷的雨滴。不远处的绿灯却又在闪烁,红灯亮起来了,我只好停下脚步。“小姐,去哪里?”耳畔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回头,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立时闯进眼界。又是烦人的揽生意的摩的司机!我立刻客气地摇头,“我很近,谢谢!”  “那我就不送你了,不过有样东西我还是要给你……”我一愣,不禁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摩的司机。这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一般做这行的都年轻力壮,他为何这般年纪还在如此为生计奔波劳碌?他的眼睛非常有神,简直可以说是明亮逼人,在朦胧灯影里熠熠闪光,居然让我忘了说话。“快点过去吧,东西回家再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已递到我的手中。四岔路口车水马龙,各式各样的人行色匆匆,奇怪的遭遇让我稀里糊涂,我看着手里的塑料袋里面隐约有个亮亮的东西,刚要拒绝,却听老头说:“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恶意,回家看看就明白了!”老头说完后淡淡地意味深长地扫了我一眼,我不知为何一下子就相信了他,相信他不会对我不利。我冲他点了下头。他笑了,然后伴随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他飞快地消失在细雨深处。  我回到家,看到挑剔爱计较的房东正在吃晚饭,我没有打招呼,也没理会他们不厌其烦的唠叨,自顾自上楼向自己房间走去。我感到寒冷和饥饿,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吃了两个路过小吃摊买的带着余温的馒头,我将奇怪的陌生老头送我的礼物打开。我又是一惊。塑料袋里有一面镜子,镜子异常闪亮,我拿起它,全神贯注……不一会儿,我清楚地看见映上我的模样后镜子开始闪出一个又一个大字。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些字,呆住了。“在另外一个世界,有一个人在寻找你。如果你想见到他,今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你一直注视着这面镜子。你要想清楚,你去了也许就不能回来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苦笑。这莫非是谁在跟我开玩笑?可是这面神奇的镜子又怎么解释?好不容易熬到那个令人心跳加快的时间,我也终于做出了决定。这样吧,就这样算了吧——我意识到这是一句歌词,哑然失笑,对,我要笑着去面对,如果那是真的,我要欣慰地笑,如果不是,也应该付之一笑了!一秒、两秒、一分、两分……时间静静地一点点从凝视的双眼中流过。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不过,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所在,青山隐隐,溪水潺潺,艳阳高照,鸟语花香。  我四下看了看,却无心欣赏风景,因为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渐渐弥漫我的全身,我想找到一个卖东西的,我需要一些食物。可是我走了很久,走得脚都痛了,却仍然是满目的良辰美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没有高楼,没有商店,没有行人,想必非常遥远偏僻,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我想起那面镜子,是它带我来的,可是,它为什么要带我来到这会让我挨饿的所在?我心潮澎湃,我已经走不动了,看到前面有一块大石头我打算走过去坐下休息。可能是走得太急了,又饿得全身无力,所以被一个小石子绊了一下我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吁———”一个呼声伴随着一阵马的嘶鸣响起,我循声望去,看见一匹高大的白马,马上端坐一位俊朗的男人,他有挺拔的身形,轮廓优美的唇,明亮的眼神。  “朴言!”看到我他大叫一声,纵身下马跑到我身边。我十分迷惑,如从天降的骑白马美男子一副古人的打扮,长发长衫还佩戴一把宝剑。  “你摔痛了吧?”他的话语充满焦灼不安,漆黑的眼眸饱含疼痛和怜惜。  我打量着他,他的确一表非凡——明眸皓齿,面如冠玉,风尘仆仆遮掩不了气宇轩昂。我心中莫名一跳,我忽然想到那个梦,莫非,莫非我来这儿就是为了遇见他?莫非他就是语凡?  “朴言,我估计得果然不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能找到你!”他笑了,笑容无比耀眼。  “你一直在找我……”我傻乎乎地瞪着他,不明白他找我做什么。  “我已经找了你七年!——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瘦了好多……”他深深地凝视我,眼中分明有无比巨大的惊喜和一种形容不出的温柔情意。  我看看自己,我想他是认错人了,一定有一位长得跟我十分相像的女子让他魂牵梦萦,真爱永远。  “朴言,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他迫切地问,“这些年你怎么过的?一定吃了不少苦!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呢?……”看来他有无数的话要和他心中那个叫朴言的女子诉说,让我怎么回答他?  “我好饿。”半晌,我挤出几个字。这是我此刻想倾诉的语言了。  “噢!”他急忙从马背上取下干粮和水袋。“来,快吃吧!”  我狼吞虎咽,他殷勤周到地照顾我吃饱喝足后说:“朴言,我们回家吧!”  “太多的话不知要多久才能说完,我们回家再慢慢说!”他喜气洋洋。  我发起呆来——如果知道苦苦寻找七年的爱人还没有出现他该有多失望!漫漫长路,灼灼年华,多少个如花的朝朝暮暮在等待和期盼的煎熬中枯萎。我竟然不忍心看他失望的表情。“那好吧!”鬼使神差我脱口而出。    马跑得飞快,伴随着风声、马蹄声,远方渐渐消逝。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人烟。  一路上,他有时安慰次骑马未免恐惧的我,有时跟我说以前的事——曾经他和朴言的欢声笑语,有时默默地专注地凝视我目光深邃如天……  “朴言,今晚我们就在这个村子将就住下,明天接着赶路,好吗?”他温情款款地问。  我点头,又忍不住问,“还要多久才能到家?”  “两个月吧,这匹马多好,快马加鞭,两个月足够了!等到了集市,买辆车,你就可以坐在车里了。”他目光炯炯。  我一怔。还要两个月,光是赶路都要这么长的时间,可想而知他为了寻找爱人离家有多远有多累。无边的路途,无情的风霜雪雨,无奈的天各一方的亲人……需要怎样刻骨铭心的爱来相伴才不至于被寂寞和孤单吞噬?  我被眼前这个英俊深情的男人所感动,心头涌起滚滚热浪,脑中掀起狂风暴雨,霎那间,我忘了自己是谁,我迫切地问:“你是语凡?”  闻听此言,他呆住了,许久,轻叹一声,低低地道:“你不记得了……”  “你真是语凡!”我惊喜万分。怎么这世上真有语凡!天,感谢你带我来这里和他相见……  “朴言——”他翻身下马,“你累了吧?”小心翼翼伺候我下马,他想一手牵马一手拉着我,我盯着那只宽厚的大手并没有将自己的纤手伸过去,他憨憨地笑了笑去敲一户农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得知我们的来意后爽快地答应了。  这是一个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家庭,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我和语凡也“入乡随俗”。  “你冷不冷?”语凡问我。我早就意识到自己的穿着实在怪异,虽然因为春天的温暖我已脱掉了好看的粉色毛衣,但因为里面穿的是内衣不可以再脱去,我只好以贴身深红色保暖内衣配曲线宛转的米色长裤示人。而眼前的几人都是宽袍大袖,如水飘逸。我窘迫起来,“我还有些热呢……”  语凡粲然地冲我笑,然后他将目光投向身材跟我差不多的年轻媳妇,他还没开口,聪明的少妇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嫣然笑着进里屋去了。不一会儿,她拿出一套衣服递给我,是一身蓝底白花的布衣。“这是我不久前刚做的只下了一次水还没穿过,如果你不嫌弃就换上吧。”她真心诚意地说。我喜不自胜,连忙捧着新衣随她去她的房间更换。  当我再次来到众人面前时,大家不约不同露出笑容。“好看,真好看!”老太太叫起来。“真是个俊俏媳妇!”我抚了抚新梳的发髻,红了脸。语凡忙说:“我们还没有成亲……”我明白语凡怕我难堪,兴高采烈地说:“没关系,明天我再请大嫂帮我重新梳个发辫!”  第二日,云鬓罗裙的我俨然一名古代少女。语凡取出一锭银子致谢,老太太连声说:“不用了,不用了!有缘千里来相会,难得!”又打趣道:“但愿以后还能再见面——到那个时候,胖娃娃应该都知道要糖吃喽!”  我不禁看向语凡,与此同时语凡也看向我,四目相撞,红云飞上脸颊。  “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老太太哈哈大笑。  悄悄留下银子我和语凡踏上旅程。我的心情越来越好,一路上风光无限,我已知道我正处在一千多年前,此时是明媚的春天,我正随一个二十七岁的男子千里迢迢奔赴他的家园。他以为我是朴言,他还以为我失去了记忆,对我呵护备至,我越来越迷惑我就是朴言,莫非这是我的前世?在千年前的一个前世我曾经就叫朴言,拥有一份地久天长如海如山的深情厚意。  两个月后来到语凡的家,他原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家财万贯,奴仆成群。众人将我们围在当中,众星捧月似的,七嘴八舌,欢呼雀跃。“公子,你可回来了!”“李小姐你可回来了!”  语凡的父母接到通报后立刻赶来。“刚好我从店里回来了!”父亲乐呵呵地说,眉开眼笑。母亲亦是笑逐颜开,“回来了,都回来了,老天有眼啊!”喜极而泣。“嗳,又是那不争气的眼泪?”父亲笑话母亲,又道:“一定累坏了,快到屋里歇息!”  穿过芳香扑鼻的花园,来到窗明几净,富丽堂皇的客厅。我刚落座,看到一个精心打扮明媚夺目的少女袅袅婷婷地径直向语凡走过去,“表哥,你终于回来了!”她轻启朱唇,声音清脆悦耳。  “平儿,这几年展展天天等着你回来,谁也劝不了她……”语凡的母亲看了看展展爱怜地说。  我不由一惊:我听得千真万确,平儿,平儿是什么人?他被亲切地唤为平儿,他不是语凡吗?  “妈,叫我语凡!”我听到语凡急忙这样说。我回过神来,想起进门时看到的“柯府”两个大字。  “表哥……”展展欲言又止,一脸的迷惑。在瞥了我一眼后,她走到我身旁,轻声问:“朴言姐,这些年你怎么过来的?”  “我……”我说不出话来。一句无比温柔的简单问候却又一次在我心中激起轩然大波,不是一个感慨万千可以包括……  这时,柯语凡——我梦中认识的男子高声说:“朴言累了,我也累了,我们要吃点东西后沐浴更衣好好睡上一觉!”我蓦地向他看过去,刚好他的目光也投向我,我垂眸无语——他的黑眸深不可测,有千山万水,千言万语,千般相思,万种柔情。    我在柯府不知不觉就过了两天,锦衣玉食却无所事事。语凡安排我住在“安安斋”——他说这个玲珑雅致的住所是专门为我建造的,他说我向往“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安宁,他希望我永远快乐。  我开始为自己的奇遇惶恐。我感到自己偷窃了别人的幸福,朴言在哪里?  语凡看出我闷闷不乐,他竭力笑道,“朴言,我已经差人给伯父伯母报过信了,他们说不用送要亲自来接你……”  我又一次发愣,“伯父,伯母……”  “你的父亲母亲——他们非常想念你,可能等一会就会到了!”语凡细细说给我听。  果然不出语凡所料,思女心切的李老爷和夫人接到报信后立刻就赶来了。  “朴言,你怎么会这样瘦?”李夫人哽咽着说,拉过我的手舍不得放。  我呆呆站着,手足无措。李老爷端详我一番,一字一句说:“女儿,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柯老爷接口道:“回来就好!……”  “是啊,是啊,我高兴得糊涂了!”李老爷继续感叹,“多亏了令郎!我们老两口今日登门一是接女儿,二是当面道谢……”  “嗳,此言差矣!”柯老爷忙道:“我们两家什么关系?他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谈何谢字!”  柯夫人附和道:“谢什么——”亲切地拉起我另一只手,又笑盈盈说:“我们商量商量,要不过年就把事情给办了,喜上加喜,也了我们一桩心愿!”  我瞟了眼语凡,见他脸儿红红的,笑得灿烂之极。  “好,好主意!”柯家二老和李家二老异口同声。  “那大家就一起准备吧!”一个家仆竟失声道。  “哈哈哈……”顿时,响起一片开怀大笑声。   共 1721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上一篇:多想超俗脱世

下一篇:梦缘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