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专家罗老号发射失败因为韩国贪大求急

发布时间:2018-12-03 16:06:40 编辑:笔名

专家:罗老号发射失败因为韩国贪大求急

国际

专家:罗老号发射失败因为韩国贪大求急 来源:新浪:王梓幽

浏览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时间:2010年6月11日 11:13

6月10日下午的5点01分,在连续八次推迟发射之后,罗老号好不容易终于发射升空了。可是就在137秒以后,就和地面失去了通信联系,随后韩国媒体就报导说,罗老号火箭已经坠毁了,韩国的航天大国之梦再一次遭受了挫折。《环球视线》2010年6月10日播出节目本《罗老号命运多舛 发射再次失败》,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劳春燕:韩国的罗老号火箭真的可以说是命运多舛。今天下午的5点01分,在连续八次推迟发射之后,罗老号好不容易终于发射升空了。可是就在137秒以后,就和地面失去了通信联系,随后韩国媒体就报导说,罗老号火箭已经坠毁了,韩国的航天大国之梦再一次遭受了挫折。那今天演播室里我们请到的两位专家是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还有叶海林先生,两位好。接下来我们还是要请大家一块儿来看一下韩国YTN电视台为我们提供的罗老号坠毁时候的画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然后一边请我们的两位评论员给我们来分析一下。

从这个画面上看的话,宋先生,你估计这个罗老号坠毁是什么原因?

八次推迟仍然失败 罗老号发射为何命运多舛?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肯定是出在火箭上面,因为现在看来,当然70公里应该说还没有分离,上一次发射的时候,是在190公里的时候,一二级分离。但是如果是在70公里左右的高度,很有可能出在一二级的级间段,就是级和第二级之间有一个级间段,它级、第二级的点火,实际上是没分离点火的过程当中有可能出现问题。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上一次罗老号发射出的问题就在第二级,虽然它是整流罩没有打开,载荷还比较重,带着整流罩,但第二级火箭还是把带着整流罩的卫星推了比原定的轨道高了一段。也就是说他的固体火箭的第二级的技术应该说不是很成熟,或者实践经验比较少。

劳春燕:那咱们就简单一点地来说,问题是出在韩国制造,还是俄罗斯制造商?

宋晓军:我觉得韩国制造的可能性大。

劳春燕:第二级火箭就是韩国制造。

韩国罗老号:嫁接的荣誉

宋晓军:因为俄罗斯这一型火箭它的机心是原来的 “安加拉”火箭,应该说在国际市场上销得也非常不错,而且我们要知道,俄罗斯提供的级火箭,但是飞行控制和安全保障的这一块儿技术,包括惯性导航等等一堆技术全部是由韩国人来做的,包括组装这一部分。

劳春燕:上一次推迟发射,本来应该是9号下午就要发射的,但是后来是因为消防设备发射台的消防设备出现了故障,灭活装置莫名其妙地就启动了。后来我看也有媒体报道说可能是因为电路故障造成的,其实这些也都是属于韩国人自己做的电路系统是吧?

专家观点:罗老号火箭重复了当年欧空局三合一的错误

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应该说是这样,我们知道一个火箭,像这种混血的火箭,我们不能光考虑级火箭和第二级火箭的技术成熟度,还要考虑这两级火箭以及相关的发射的准备和监控装置的整合能力。韩国的火箭研发其实是重复了当年欧空局刚刚成立时候的一个错误,他把三个可能技术都很成熟的东西整合在一块儿,不等于就一定能成功。欧空局当年是把意大利的火箭、法国的火箭和英国的火箭铆在了一起。

这三个火箭都很成功,作为一个一级火箭,单级火箭都是很成功的,但是装在一起,发射一次,失败一次。这一次和包括去年罗老号那一次失败,我们就能感觉到,这种嫁接的方式,其实对于火箭这样一个技术来说,可能不是的一个选择方案。

劳春燕:对,我们刚才也给大家看了一个图板,就是罗老号发射升空以后的五个关键的时间点。应该说去年那一次发射失败是出在整流罩分离上,基本上已经是第二阶段了,这一次是137秒,才70公里,等于还不如去年的那一次走得那么高,时间持续的那么长,感觉是不是技术上没有取得进展?

宋晓军:对,上一次虽然是整流罩的爆炸螺栓没有爆炸,或者没有完全打开,没脱离,使得箭星分离,就是第二级火箭和卫星分离,当中分离完了,那个东西太重,掉下去烧掉了。但是可以看到它上一次还是第二级火箭也有问题,这么重,你还把它推得比原来预定的还要高,也就是第二级的火箭的问题是的。

劳春燕:肯定还是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韩国为什么那么着急上马呢?可见这个技术上还是存在一些缺陷的。

专家观点:罗老号发射失败是韩国贪大求急的必然结果

宋晓军:我觉得韩国主要,因为他原来现代化的走的非常快,十年基本完成了快速工业化,我们说的造船、汽车、电子,他5000万人口在这么大一块地方,他需要进行产业急速的扩张,也就是我们说的,他需要加快转变他的经济发展方式,才能让它的人过得更富裕,否则得话就没法做。航天在这一块儿,他认为有空档期,他认为他在2015年可以拿到世界前十强的航天大国,这也是他一直的抱负。因为我们知道韩国实际上处在一种现代化的青春期,他有非常强烈的抱负,他就是贪大求快,一般的逻辑上的结果是容易失误比较多。

劳春燕:既是航天梦,同时也是强国梦。叶先生刚刚已经提到一个问题了,就是韩国这一次它设计这个罗老号可以说是混血的产物。韩国应该说在四小龙当中,他的拿来主义是做的很成功的,像他的船舶工业也好,汽车工业也好,都是从拿来主义开始起步的。像这种外国地基,加上韩国二楼,这种模式在航天领域行不行得通?

叶海林:对汽车、对计算机、对都管用,对火箭不行,因为火箭有一个技术特性,火箭是一种在次使用的时候,就必须成功的产品,它没有试验的机会。它次发射就一定要保证成功,它对技术的整合能力和吸纳能力要求是非常高的,所有现在的航天大国在搞火箭这方面有一个共同点,没有一个国家是靠跟别人合作的。不管是俄罗斯,当年的苏联、美国还是中国,都是军用技术在先,然后把军用技术再转为民用技术,用导弹技术来试验火箭技术,这是主要的航天大国的发展道路。

的一个例外就是欧空局,就是欧洲的火箭,阿里安娜火箭是种商业火箭,但是欧洲人是建立在当年这种三合一的办法失败以后,痛定思痛,他们把火箭分包到了所有国家,等于在欧空局内专门为阿里安娜火箭成立了一个一体化的公司,仍然是从上而下的靠,我们可以说是重新发明轮子的办法,从火箭工程动力学的基础做起,做成了一种有世界信誉的品牌火箭。

但是韩国人的办法是想绕一个捷径,靠引进、消化、吸收的办法,一步就超过朝鲜,成为整个朝鲜半岛的航天大国,因为朝新的火箭技术显然是要于韩国的,韩国很急,这就是一种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发射焦躁症”。政治挂帅,技术的要求要服从政治,那结果就是我们看到的两次罗老号火箭的失败。

劳春燕:所以按一句话俗话来说,就是“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虽然说有梦想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要实现梦想还是要一步一步地走,有些事情真的是急不得。

塑料花藤
ek12042l压线钳
防火窗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