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千影圣尊 章 雪夜之痛天赐子

发布时间:2020-02-15 19:11:53 编辑:笔名

千影圣尊 章 雪夜之痛天赐子

天地何仁,以万物为刍狗,熙攘万千,碌碌所为何来,凡之欲,仙之念,魔之执,命运之轮悠悠而动,缕缕丝丝,一切早有定数……

“哒”马蹄践踏而下,车轮滚滚碾碎地上的坚冰。此刻正值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冰寒刺骨,在七玄国与邻国天运国的接壤之地,一队马车却正在布满积雪的山间小路缓慢而平稳的行进着。

从马车的豪华装饰以及拉车的健壮马匹不难看出主人的尊贵。马车两旁身骑战马披坚执锐的两列骑兵更是为马车内的人物披上一层神秘面纱。

七玄国,天运国都是九鼎大陆边缘贫瘠之地的小小帝国。跟大陆为繁盛的中心处拥有上万年历史的九大帝国远远不可同日而语。建国不足两百年的两国仅是其中百战帝国为低等的附属国。但能拥有如此排场之人,在此地又怎会凡俗。

正行进时,队列前方的一名军官驾马来到马车前向其中的人禀报到:“少爷少夫人,如今山路积雪难走我们日落前怕是到不了青桑城了。且道路积雪若是连夜赶路难免发生危险,前面有一间山神庙我们在那里休息一夜明日再赶路吧!”车内之人沉吟片刻传出一道浑厚的男音:“可以”。军官听到后回到队列前向大家传达了命令。

不多时队伍行至山神庙前停下,马车内走出一对男女。男子高大威猛英气逼人身上带着一股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威严,女子则是身披裘衣凤眼丹眉,艳丽动人,极为漂亮。但却是小腹微拢,稍显雍容。

男子搀扶着女子向早已由下属打扫干净的山神庙中行去。行至庙门前好似想起了什么回头向那名军官吩咐道:“等下煮碗粥送进来,多放些红糖。”军官笑着答到:“是少爷,你每次都亲自吩咐一遍厨子早就记住了。”女子闻此不禁嫣然一笑,男子亦是轻笑着道:“你这小子近又痒痒了是吧。”军官连呼不敢,跑着去通知厨子煮粥了。

如此对话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的主仆关系。这军官乃是其侍卫长,又是其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友,府中管家之子风云。而这男子的身份更是尊贵乃是七玄国开国元勋,镇国大将军风刃的玄孙,风家长孙风离,世袭爵位,年仅三十有余便掌管一方兵马,本身又是一名九星斗王强者。

要知道在七玄国这样的小国家强者也不过是斗皇之境,并且还是不超过三星的低阶斗皇,而风离这般年纪便已是九星斗王将来肯定是会突破皇境,甚至会达到唯有大国大宗才有的斗宗之境,可谓前途无量!而女子同样是出身名门,当朝宰相之女姓王名雪柔,虽在修炼上无甚天赋,但乃是治家好手风家家业在她手里乃是打理的井井有条。

在七玄国认为在祖地出生的孩子可以得到先祖庇佑。此次王雪柔怀有身孕,夫妇俩便按照习俗返乡回祖地产子。但没料想到的是在归乡途中竟碰上了数年难得一见的暴雪,大雪封山竟耽搁了月余,眼看产期将至。夫妇二人也只好商量着冒雪赶路了,不过好在一路平安。

安排好王雪柔后,风离便出了山神庙,站在庙门看着依旧在飘落的飞雪。风离回想这一路行程,或许是由于两列亲卫骑兵的威慑,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不开眼的毛贼敢来劫道抢劫豪华的马车。

前半段行程还算顺利,但这后半段积雪山路可真是艰难。虽然对于他一个九星斗王来说并不算什么,且带兵时也经历过比这更恶劣的时候,但这次却是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不禁对这段行程感到异常烦躁。好在明天就可以到达祖地青桑城了,柔儿也不必再受这旅途颠簸之苦了,想到这里风离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躺下睡着的妻子。

不多时军官风云便提着一罐粥和一大块烤肉过来了。看到风离站在庙门口,便问道:“大哥,嫂子呢,睡了吗?”风离道:“刚刚躺下睡着,粥先放在篝火旁边吧。”二人在私下诚然便是以兄弟相称。风云将肉递给风离又将粥放好,对风离道:“那大哥先吃点吧,我去看看兄弟们。“去吧”风离道。听到回应风云也便离开了。

入夜天气愈发的寒冷了。寒冬的雪夜万籁俱寂,只能听到时不时传来一声篝火旁守夜者的哈欠声,和一直放在火旁的那罐粥沸腾的声音。但忽而一声巨大的雷鸣打破了雪夜的寂静,天地一瞬间亮如白昼,瞬时整个营地的人都被了唤醒了。并且继着这一声轰鸣之后,雷鸣接连不断,夜色都是时隐时现。

风离安顿好受惊的妻子之后走出庙门,听着接连不断的雷声,看着被闪电照亮的大地,思量这这次异相感到十分的不解。终也只能归结为气候无常了!但他不知道的是,这次的异相可不仅仅出现在青桑城附近这一代,而是遍布整个九鼎大陆,九大帝国无数高手出动寻其根源,但却都是一无所获,只能将这次事件记载于专门记载灵异事件的卷宗之上!当然这乃是后话暂且不论。

风离思索无果,便返回庙内照看妻子了。但他看到妻子的眼便大惊,妻子正满脸痛苦之色。这时正巧一道闪电照亮了庙内,他更是看清了妻子下身不知何时已有了一大摊血迹。

回过神来风离时间破门而出,冲向为防止意外而随行的大夫帐中。一把抓起被雷声惊醒后刚刚躺下的大夫返回庙宇。九星斗王的力量何其之大,速度又是何其之快!大夫近乎是被风离带着“飞”到庙宇,停下时还惊魂不定。

不过看到王雪柔的情形,这名大夫还是很快搞明白了状况。对风离快速说道:“少爷,少夫人这乃是由于刚刚受惊而意外早产,非常危险,请快快将产婆叫来。不过大人和孩子恐怕是只能保住一个,另一个只能说尽力了。请少爷快下决断。”

风离闻此犹如当头棒喝,近十个月来沉浸要做父亲的喜悦之中,但迎来的却是如此结果!但他还是很快镇定了情绪,也不理会妻子所要求的保孩子,而是毅然决然的要求道:“保大人!”说完这句话这名铁骨铮铮的汉子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余岁!

叫来随行产婆后,风离失魂落魄的走到庙门外,外面早已布满了人。本来由于被雷声惊醒,大家都还没有睡熟,再加上风离刚才急切的破门声太大,大家都注意到了。不过看到风离的样子,没人敢问什么,就连风云亦是如此。急忙让大家都回帐中,之后静静的看着这位好兄弟好将军在门外徘徊,风云心中默默为王雪柔和孩子祈祷!此时雪下的愈发的大了,雷鸣和闪电也愈加频繁了,好似要将天空撕裂!

一刻钟之后,忽然天际传来了一道好似要刺瞎双目的闪电,和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雷声。正在这时,那被风离撞得摇摇欲坠的庙门发出一声*后打开了。

产婆走了出来对风离道:“少爷,少夫人已经无恙了,但……”说道这里产婆变得吞吞吐吐不敢言语。

“但怎样?”看到大哥此刻的样子,又听到产婆的吞吐,暴躁无比的风云怒道。产婆被这一声怒喝吓了一跳,但还是硬着头皮道:“但……但小少爷没保住!”

虽然已有准备,但真正听到噩耗得到证实风离还是如遭雷击,愣在了那里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就连雷鸣闪电也都停止了!寒夜重归寂静黑暗,那由于许久未添新柴而近乎熄灭的篝火正在寒风中散发出的光和热。

没人注意到的是,在刚刚那道一道巨大的雷声响起之时,还伴随着“嗤啦”一声。离庙宇不远的一处山坳之上,黑色夜幕炸开一道裂隙,仿佛锦帛撕裂一般,接着一点光芒突兀的出现在空中,飘飘荡荡向下落去。

这边风离终于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看着产婆抱出的还有体温但却没有呼吸的与自己长的八分像的孩子。不禁又是一阵失神,狠下心来,将孩子递给风云说道:“就地找个地方安葬了,让他早些投胎去吧。”

风云接过孩子犹豫道:“大哥,不让嫂子见见孩子吗?”“我怕她见了孩子更伤心啊。还是别让她见了,我来告诉她吧。”风云应道。“那好吧,我去了”风云说过话后也不再犹豫,拿起火把,抱起孩子便离开了。因为他知道,看着本该活泼哭闹的孩子逐渐变冷变僵,对于一个一个时辰前还沉浸在将做父亲的喜悦之中风离来讲,没有比这更严重的酷刑了。

他抱着孩子围庙宇转了一圈,想要为孩子找一个合适的葬地!不知不觉靠近了那道光芒落下的那处山坳。终于在那附近一颗寒冬依旧青翠巨松下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地方,风云实力在七玄国也算是一方高手乃是三星斗王之境,很轻易的就用武技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将孩子葬下。以这方圆数里的一颗巨松做标记也不必担心忘记地方,将来也好不时过来看看

。做完这一切之后,风云抬起头环顾一下四周好让自己记得更牢固些,忽然他发现不远处的山坳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在漆黑的夜里异常显眼。

靠近一看竟是一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哭闹,眨这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望着风云。刚才的光亮正是其脖子上挂的玉佩发出的。风离抱起孩子仔细一看顿觉惊诧无比,只见这孩子竟跟自己的大哥风离至少有四五分相像,而拿起刚才发光的玉佩其上更是赫然刻着风尘二字。看到这里风云心中顿时冒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词“苍天赐子”,但好像也只有这一个解释,要不然如何解释这离奇的一幕呢。

风云心中如此说服自己,抱着这“苍天赐下的孩子”快速向山神庙跑回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