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江南小说正月初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7:24 编辑:笔名

下了几天几夜的雪终于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久违的阳光斜照在山脚下的一片荒野上,残草里折射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荒野一处,有一片几近光秃秃的小树林,枯黄的叶子往下掉落,在空中互相飞舞着的舞姿,叶子了落了满地,开始熔化的冰雪从林中很有节奏地传来了闹钟般嘀嗒声。空旷的山谷回荡着来自山顶古庙上的福音,悠扬的福音传送到千家万户中------  这是正月初一的早晨,镇上很多人们提着香篮来到古庙里求神拜佛,求得全家人幸福安康,五谷丰收。山脚下,住着一户贫困人家,屋子又破又婑,在风中,摇摇欲坠。这一家人都有着先天性的精神病。当人们经过这家门口时,总会好心地劝他们一家人去古庙里求菩萨保佑,可这家人谁也不想去。  在这狭小而又冰冷的屋子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前,反复地熏手,很享受这种火炉带来的温暖,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打破这屋子里沉静,有的只是锅灶上水开的沸腾声。屋子里一眼望去,凌乱不堪,分不清这是这是大厅还是做饭用的厨房,陈旧的桌子早已没有当年的光滑了,被岁月擦洗得没有棱角。桌子边上就是一口铁皮已脱裂煤球灶,灶上放着一口正烧着开水的黑色大锅。粉白的墙面上被当年淘气的孩子们用木炭涂得个鬼画涂,还画着小人儿。紧挨这屋子的还有两间睡房,散发着浓烈的异味。  “爸,可以给我两千元吗?”大儿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父亲满脸惊讶,坐着的身子也往后倾倒了,睁大一双不理解的双眼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接下来没有人说话了,屋子里一阵可怕的安静,有的只是锅灶上下米的声音,风呼呼地一闪破窗子钻进来,门口堆积的冰雪开始融化。  “爸,给我两千元吧,到时我发了工资一定会还给你的。”大儿子又一次开口,说话的声音很轻,他害怕看到父亲责备的略带无奈的目光,深深地低下了头,双手伸向火炉前,一会儿熏着手背,一会儿熏着手掌。  “哼,你这个短命鬼,今年一分钱没有挣回来,还好意思在这里向我要钱,你睁眼看看这个家现在败成什么样子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一大家的人住在这里,连房子都没有盖。你不娶老婆,可你的两个弟弟要娶的,再看你的妹妹现在一天到晚都在睡在家里,不敢出门。”父亲发怒地指责儿子。  屋子又陷入短暂的可怕的沉默中,二儿子、三儿子仰着头发呆地看着他们,说不出一句话,有的只是锅灶上用勺子捞饭稀里哗啦的响声,窗台上阳光在树叶下顽皮地跳上跳下,门前的厚厚积雪上面已铺上了一层阳光。  “吵什么吵,不要脸的哥哥,死到外面去不要回来好了。”小丽睡在隔壁的屋子里,蒙着头上的被子吼叫道,可没有人理会她。  这时,母亲已做好了早饭,放下勺子,来到他们父子间坐下来熏手,边听边傻笑着。  大儿子很委屈地想到父亲竟然都不准备听他的解释,问问这千元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不关心他了,眼里早已没有了他这个儿子,这点越来越肯定了,也越来越得到证实。他没有因此而伤心落泪,尽管他憔悴的脸上布满了难以抑制的忧伤,眼神里流露出某种哀求和无助。  “爸,”  “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的爸。”父亲再次愤怒地把儿子要说的话打断了。  “爸,”他坐着的屁股激动地从凳子上弹了起来,大声说,“请相信我,我到外面一发了工资就寄回来,我的神经病又在外面发作了,在外面打了人,别人又叫一伙人拿刀砍了我,你看看我的胳膊,我的脖子上,全是被人砍的刀疤。”说着就用手卷起袖子,把脖子上的衣领扯得老开。这些话对于外人是难以启齿的,即使对家人也是,“医生说花两千元买点药就能控制一段时间,我就可以继续工作了。”他说到这里,眼眶终于湿了。  “打得好,打死掉你去,没用的人还在外面充英雄。”一旁的妈妈嘲笑着说。  父亲抽起一只香烟,从嘴里吐出的烟雾在空中绕了几个圈,然后烟雾自动散了。两个弟弟至始至终耷拉着脑壳,没有一句话。  一家人又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中。  当从古庙回来的人们经过这家门前时,门前一片狼藉,桌子四脚朝天,湿漉漉的雪地上有着木炭灰烬,还可以感到余温的存在,花纹色的脸盆已滚到几丈远的田边上。屋内像是经过一场大劫难,一口大锅翻倒在地上,稀饭流了满地。只有小丽一个人坐在门前,疯疯癫癫,自言自语,“我的爸爸和两个哥哥拿着扁担追赶大哥去了。”  下了几天几夜的雪终于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久违的阳光斜照在山脚下的一片荒野上,残草里折射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荒野一处,有一片几近光秃秃的小树林,枯黄的叶子往下掉落,在空中互相飞舞着的舞姿,叶子了落了满地,开始熔化的冰雪从林中很有节奏地传来了闹钟般嘀嗒声。空旷的山谷回荡着来自山顶古庙上的福音,悠扬的福音传送到千家万户中------   共 18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醉美楠溪江滩林

下一篇:多想超俗脱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