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装甲世纪 第26章 这小boss连个真名都没有

发布时间:2020-02-15 18:05:49 编辑:笔名

装甲世纪 第26章 这小boss连个真名都没有

“小子,你是不是昨天和安娜亲上了?”临行前,安法把季波拽到角落里问道。

被安法神神秘秘的叫了过来,却像不到竟然是问这事,果然安法十分不靠谱,季波有点不想搭理他,不过还是有点好奇,于是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啊!”安法兴奋地说道,“昨天我看安娜在走廊里又是吐口水又是擦嘴的,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啊!”

“……”季波又被安法不经意的打击了一下,“对了……昨天大叔你不是和我一起被扫倒在地了么?然后你人就好像……不见了啊!”

季波这才想起昨天安雅出来后的事情,完全没有安法的存在!

“当然是跑了!我以为安娜那丫头会暴走的,就赶紧跑了。”

“提起这个我就更想问了啊,大叔你靠一条腿是怎么‘赶紧跑’的?”

安法不耐烦的挠着头,说道:“老子少一条腿怎么就不能跑了!你还是赶紧跑吧!三个丫头都等急了!”

季波看向大门,三人确实就站在门口等着他,这才想起他是现在的交通工具,于是便不再理安法赶紧跑了过去……

来安家村的时候,驾驶室里就已经很挤了,而现在有多了一个安雅,直接造成的结果就是车里挤得和罐头一样,好在人数并没有对季波的车速产生太大的影响,不然就甩不开沿途的野兽们了,虽然以现在季波的眼光看来,这已经并不是什么威胁了,但还是会变得很麻烦。

从安家村到沙堡市,要用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只要忍一忍,这种挤法很快就过去了,不过显然有一个人会抱怨路程太短了吧,这个人正左手搂着安雅的娇躯,右手握着墨羽的小手,兴奋地不得了。

为了两位少女的安全,季波果断的用出了的力量,尽可能早的到了沙堡市……

墨羽出城时便没有走正门,回来自然也是要依靠巴普的,不过回城的过程到是比出来时要麻烦一点,光是找到密道的入口就花了一段时间。

沙海的地形总是在变化,而作为一条密道,又不能在入口处留下什么过分明显的标示,几人只好凭着记忆在这个范围内用了很久才找到。密道的入口是一处还没有沉到更深的地下的下水道的井,很久之前这里还是在城市范围内的,不过现在已经变成沙漠了。

从井口下去便是旧城的地下系统了,不知道巴普他们清理了多久,现在看起来还算干净,只是灰尘很多而以,实际上即使进入了这里,也只是进入了下水道而已,真正的密道要隐秘的多,并且还有着很多的陷阱机关,没有正确的行走路线的话,密道就会变得比其他地方还要凶险。

其实这种密道原本是大变革之前犯罪组织或是地下势力建设的,在原本庞大的城市下面构建起复杂而又隐秘的交通,本意是躲避其他势力的追捕或是为了行动更加方便,大变革时期改变了太多东西,庞大的城市不是沉入深层的地下,便是已经变成了灰飞,大多数的密道都已经被破坏,留下的少数的也变成了危机重重的机关死地,巴普能掌握一条可以使用的密道,可以想象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墨羽四处找了找,随后便敲了敲一块墙砖,那块墙砖看起来啊和其他的没有任何的不同,但却在墨羽敲了几下后像门一样打开了,其实那就是一个小门,里面是一块砖大小的空间,在里面的正中央,安置着一个小小的按钮……

按下按钮后,一切流程才变得和出城市一样,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巴普和绿毛才姗姗而来,看到比几人出城时又多了一人,巴普虽然好奇,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默默地遮住了四人的眼睛,便带着几人进了城。

“紅妹不在?”在巴普送几人走出他的公司大楼的时候,墨羽淡淡的问道。

“大小姐找紅妹有什么事情吗?”巴普有些紧张的说道,“紅妹只是我们一个职员的家属,并不是我们的人……如果不在这里我们也不好找到她,您要是有什么事,不如让我转告?”

墨羽摇了摇头,默默地离开了。

“你认识那个紅妹?”几人跟着墨羽走远了几步后,季波问道。

墨羽点了点头,说道:“你很快也会认识的。”

“我?”季波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她会研究你啊。”

“……”

“不过还是要等几天的,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墨羽看了看季波,又看了看安娜

,问道,“之前,是谁要你们杀我的?”

…………

第二天,夜,濒死酒吧密室。

这里依然是昏暗无比,不同的是,那个中年人不在,只有操着沙哑腔调的委托人在收拾着东西,那个叫波奇的和那个安娜已经消失了整整一天了,没有任何消息,简直像是消失了一样,今天他还找到了巴普,询问波奇的消息,但问的结果有些出乎委托人的意料,虽然委托人已经知道了巴普与波奇的关系并不像他以前猜测的那么好,但在询问之下,得出的答案竟然是两人几乎根本就不认识,反倒相当于是委托人介绍两人认识的!当然两人是什么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可能从巴普这里得到他们的消息了,虽然巴普表示他这两天都没见过那两个人,但这对找到他俩一点帮助都没有。

在沙堡市捣乱,这是委托人在这里长期潜伏的任务,不论是“濒死”的含义,还是沙堡中的“石中剑”,都表达着他的目的。

刺杀城主,这种事情,委托人已经不是次干了,只不过都没有成功,而且以现在全城风平浪静的情况来看,这一次一定也没有成功,只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罢了,以往,委托人派去的都是哪边死了都很好情况,当然,这次也一样,他不太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他拿到了干扰蚁的头,虽然协议里声明了要对此事保密,不过依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是么?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虽然像之前一样都失败了,但无论是城主还是刺杀的两人,都没有任何消息,与委托人之前在密室里会面的便是他在城主身边埋下的线人,以往任务失败,线人会保证让刺杀者不会泄露任何信息并且在时间告诉他,然而这次,连线人都失去了联络!

足足等了一天,线人依然没有来找他,委托人坐不住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委托人都有所准备以应付麻烦,但现在麻烦的,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委托人决定离开这里,在检查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后,委托人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可以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已经全部被委托人放进了一个大箱子里,来到酒吧的吧台前,他便将箱子递给了酒保,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这是我们的依靠了,交给你了!”

深深的看着酒保的眼睛,委托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现在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但很可能我们已经暴露了!我的目标太大了,你拿着这些!去找邹思,让他送你离开沙堡市!我来引开他们!”

酒保有些吃惊的看着委托人,委托人则是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将酒保送出了酒吧,酒保甚至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只是匆匆的套了一件风衣盖住了他那扎眼的侍应生的服饰。

,委托人握了握酒保的手说道:“等风平浪静后变回来吧,以后就要靠你的表现了!如果那时……那时我还活着,呵呵!我就来给你当酒保吧!”

酒保看了看委托人鉴定的眼神,咬了咬牙,转身边走掉了,委托人这就那样站在门口,目送着酒保消失在街道的一端,然后,坦然的走进了酒吧……

穿上自己的外衣又走了出来……再次看了看就酒保消失的方向,酒保跟了他很多年了,一直很机灵,重要的是他很听话,一直很忠诚,在这个人手稀少的敌方城市里,一直尽心的辅佐着委托人,而在这种时刻,也终于是时候……牺牲掉了!

委托人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另一端……

邹思,与巴普一样,手里握着另一条可以进出城市的密道,一直以来只用巴普来运送东西,只是为了雪藏下一条保命之路,当然,这是委托人对酒保说的……真正的原因是那条密道早就被城主的人严密的监控了起来,更合适来讲,其实邹思就是城主的人,只不过是给有着一些危险程度不算高的物品的进化者开了一条后门而已,在沙堡市,邹思有条秘密通道几乎是一个尽人皆知的秘密,这反倒是使巴普变得更加隐秘了,毕竟邹思很容易打听到,一般谁也就不会去找另一条了不是吗?

季波是已经知道了巴普暴露的很彻底了,不过显然委托人并不知道,于是当他找上巴普要逃离沙堡市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会悲剧的结局……

巴普对委托人想要出城感到相当的惊讶,毕竟这是委托人头一回把自己当做运送内容,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蒙上了委托人的眼睛,一步步的开始引导委托人走出密道。

但其实巴普对于委托人要出城一点都不吃惊……就像巴普告诉委托人他这几天都没有见过季波与安娜一样是在骗人,进化者总是觉得普通人不敢骗他们,这反倒是让他们更容易受骗……

巴普带着委托人走着走着便停了下来,而后过了好久,都一直站在这里不动……

“巴普?”委托人语气中带着怒意,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被耍了,而当他自己摘下眼罩时,巴普早已经跑的失去了踪迹,委托人也已经站在了密道的出口处了。

而在通向地面的梯子前,则站着他找了好久却丝毫没有消息的两个人……

季波现在相当高兴,他早就看这个委托人不顺眼了!于是开心的跟他打起了招呼:

“呦!这么早!出来散步啊?”

--------------------------------------------------------------

感谢多啦噩梦同学的打赏!你给我的鼓舞真的相当大呢!十分的感谢!更新票也看到了呦!不过说真的云鲸还是一只粉嫩的新鲜鲸鱼呢,虽然也是十分的想要写的更多,不过就目前来讲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啊……先说一声抱歉!我会记的努力来提高码字速度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