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浙江银行抽贷停贷家禽业面临生死考验

2018-11-02 12:15:19

浙江银行抽贷停贷 家禽业面临“生死考验”

进入2014年,H7N9流感疫情在浙江、广东等地卷土重来,多地陆续有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通报。受此影响,多地“鸡鸭无人问、禽市入寒冬”,禽类消费大幅减少,加之多地陆续关闭活禽市场,禽业企业面临“生死考验”。

《经济参考报》近日在浙江走访发现,一些地方家禽养殖产业化程度高,多采用“公司+农户”形式,在活禽交易闭市的情况下,禽业企业遭遇市场、农户“两头挤压”。与此同时,银行开始出现抽贷、停贷现象,令禽企本已紧绷的资金链更加脆弱。

家禽业再遭重创

受人感染病例持续增加和暂停活禽交易的影响,家禽消费跌入“冰点”,这对尚未从2013年春季禽流感疫情重创中复原的家禽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春节前的一天,在杭州市中心的松木场农贸市场,活禽摊贩李学民正坐在鸡笼旁抽烟,鸡笼内还有卖剩的几十只活鸡扑棱着翅膀。李学民说,接到市场通知,这几天自己就要关门歇业。“还剩这么多鸡,让我们怎么处理啊”,他叹息着说,“做了半辈子活禽买卖,算是入错行了!”

2014年以来,H7N9流感呈高发态势。目前全国已经有100多例人感染病例,截至2月11日晚间,浙江省累计通报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81例,位居全国首位。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大,杭州、宁波、温州等地先后暂停活禽交易,暂时关闭农贸市场活禽交易区、花鸟市场禽鸟交易区,存量活禽和相关区域由市场方和卫生部门进行消毒防疫。

春节前《经济参考报》在杭州等地的农贸市场走访看到,本来在春节前夕应该红火的活禽交易一片冷清,摊贩们愁眉苦脸。在杭州市王家弄农贸市场,原本贩卖活禽的半封闭空间已“人走鸡去”,只剩下消过毒的鸡笼子被摆放在玻璃窗内,与市场内的喧嚣形成鲜明对比。在进入活禽摊位的走廊墙壁上,贴着“严禁对外加工禽类,违者停业”几个大字。

2013年春季H7N9流感曾使浙江省活禽市场关闭了近三个月,这让一批家禽企业蒙受不小损失。嘉兴立华畜禽有限公司是浙江省家禽业的龙头企业,总经理汪泽文给粗算了一笔账:2013年受禽流感的影响,尽管政府后来补贴了1100多万元,但企业还是直接亏损了2200多万元“眼看着元旦、春节这段时间能补点损失,不料禽流感又来了,让我们‘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他说。

一些浙江省大型禽业企业反映,近日来,禽类销量下降70%以上、价格下降50%以上。其中,温氏禽业公司日销量从25万只减少到10万只;宁波振宁牧业有限公司日销量减少83%、价格下跌45%。

据中国畜牧业协会调查,2013年上半年养殖场户直接经济损失超过600亿元。近期广东、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再次出现H7N9病例,对正在逐步恢复的家禽产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4000多万养殖场户经济利益受到损害。

据企业反映,由于销售不畅和价格下跌,目前每销售1只黄羽肉鸡亏损4至6元,白羽肉鸡销售量减少约30%。据中国畜牧业协会调查,近一时期养禽业的直接损失在200亿元。

“外销出路堵死,内部市场无法消化,杀禽、掩埋苦无场所,我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宁波振宁牧业总经理屠友金说,今年一些地方刚开始闭市时,他们就马上想到要将鸡运往省外,可是困难重重:劳动力短缺,日均劳动成本投入大;运输行业也进入紧缩期,远途运输更是难上加难;频繁发生的H7N9流感疫情使得外地商贩对浙江的活禽“闻鸡色变”。

禽企多陷资金困局

除了要面对无人问津的鸡鸭和每天巨额的损失,更大的难题接踵而来。随着亏损加剧,银行开始抽贷、停贷,越来越多禽业企业陷入资金链危局。

八桌简单的年夜饭,70多个员工沉默地吃着。春节前夕的一个晚上,浙江均得利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麻朝阳哽咽着给全体员工开会“现在是企业的存亡关头,已经7个月没给你们发工资了,对不起大家。但我也不能承诺年底一定发,银行、养殖户来讨债的实在太多了。”

麻朝阳说,公司的一期还款950万元已在今年1月21号到期,但企业无力按期还贷,遂于1月2日就向公司所在的缙云县反映困难。县里召开会议,决定拨出资金帮扶这家公司。但消息一出,村镇银行、浙江省农业发展银行工作人员纷纷去公司调研,查看公司资产负债情况。

县政府紧急调拨的110多万元帮扶资金终也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企业去年的亏损额高达980万元。“现在禽类企业已经被拒在银行贷款之外,只要在贷款申请里注明是禽业,根本就无法获得贷款。”麻朝阳说,到期的贷款要还,还没到期的贷款也被催着。另外一笔村镇银行的贷款原本5月才到期,现在由于已被列入困难企业,被催促提前还贷。此外,浙江省农业发展银行也告诉她,不能以贷还贷,必须以企业自有资金偿还。

资金困局正在加剧。汪泽文表示,集团旗下合资农户580多户,去年给农户分成利润5564万元“现在农户天天催问,压栏鸡怎么办?我说公司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去年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又挨一刀,那里受得住。”他说,现在每只鸡亏损六七元,1月司已经亏损2000多万元,2月估计还要亏1000多万元,在这么继续下去,公司很快要撑不住了。

“公司+农户”形式的企业面临的资金困局更为严峻。湖州南浔温氏畜牧有限公司正面临着市场与农户的“两头挤压”,一方面禽类无法流通变现,另一方面不得不按约定给养殖户支付成本,导致资金链紧绷。

“现在活禽市场关闭,禽类交易完全冻结,只有以每斤两三元的价格往山东卖一点,一斤就要亏损六七元。”温氏畜牧负责人表示,更大的困难是公司不得不按照协议向下游农户收购活禽,下游农户有600多户,都是跟着企业从事养殖的,现在每天没有收入,还要支付巨额收购费,资金将成为压垮企业的“一根稻草”。

“去年大量的鸡收购进来,但是销不出去。公司就将鸡宰杀冷冻。原本指望年底情况能够好转,但现在活鸡卖不掉,要饲养成本,那些冷冻鸡也卖不掉,还要冷冻成本。”屠友金说,今年就是砸锅卖铁也保护不了农户了,“我把房子都抵押了,再没有其他可以抵押借贷的东西了,企业运转已经到了极限”。

一些家禽龙头企业的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自从H7N9流感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银行抽贷、停贷现象已经“将老底儿都拖垮了”。

禽业企业的资金困局背后,是家禽业从业人员面临的严峻考验。浙江省家禽协会的提供的数据显示,仅浙江省从事家禽行业相关从业人员达到100多万,这100多万人员涵盖家禽业的养殖、加工、屠宰、销售、饲料、运输和兽药各个环节,面对销售不振,相关行业都受到影响。

解困政策亟待“落地”

面对黯淡前景,当前禽业企业普遍信心不足,不少企业萌生退意,他们希望解困政策尽快“落地”。

面对“生死考验”,家禽企业希望政府在全力做好H7N9流感防控的同时,能更关注畜禽养殖业面临的困境,多方伸出援手共度难关。

浙江省畜牧部门表示,当前省里正在研究相关措施,以将畜禽企业的损失减到。已经确定了20家重点保护禽业企业名单,同时正在抓紧制定对其他企业的扶持政策,估计近期就会有结果。相关的扶持政策也会考虑企业的资金需求,通贴息贷款等方式千方百计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据了解,目前浙江省畜牧协会已经召集相关企业进行座谈,将家禽业面临的困境以及对关闭活禽市场后如何做好“杀白上市”的建议呈送有关部门,希望相关扶持政策能尽快“落地”,缓解企业资金链危局。

“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一位禽业企业主对《经济参考报》说,浙江禽业目前面临的危机在于,一年多时间内,市场两次关闭,畜禽企业无力抵御“市场一定要关闭,我们也只能认了。但是关闭之后,禽业企业该向何处去,政府会不会有政策出来,什么样的政策,什么时候出来,这是我们大家的疑问”。

“希望缓解资金压力等扶持政策能赶快‘落地’。”汪泽文表示,现在企业每天都要亏损几十万元,真的是“心在滴血”,希望政府扶持家禽业的好政策赶紧有实施细则,落到实处,缓解企业的资金困难,也为后续禽类产品稳产保供打下基础。

不少企业负责人认为,当前重要的就是希望政府出面通过贴息、财政补贴等方式延长企业贷款,银行不要抽贷、压贷,企业通过压缩产量减少损失,渡过眼前的难关,保证禽业企业员工和养殖户的利益不受损。

“H7N9流感仍呈高发态势,活禽市场也要性关闭,家禽行业真的是看不到一点前景了,不少人都萌生退意。”一位企业主认为,采取措施恢复信心是当前迫切的工作。

尽管形势异常艰难,但仍需看到希望。浙江和盈畜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永胜说:“我们投的都是政策性保险,保险里规定,鸡生病才有补偿,人生病没有补偿。现在危急时刻,希望政府可以帮扶我们,扩大一下保险范围,这可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根救命稻草。” 中国养殖:帮您寻找身边的热点,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透析畜牧行业,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我们愿真诚的与您分享。

模温机
单梁起重机
卧式加工中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